案例 | “王麻子”“雷允上”“西四包子铺”……司法保护擦亮老字号金名片

来源:作者: 2022-08-03379

8月2日上午,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召开涉老字号案件审理情况通报会,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党组成员、副院长兼政治部主任宋鱼水,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审判第二庭庭长张晓霞,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审判第二庭法官范米多,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审判第二庭法官助理杜文婷出席会议。

  8月2日上午,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召开涉老字号案件审理情况通报会,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党组成员、副院长兼政治部主任宋鱼水,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审判第二庭庭长张晓霞,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审判第二庭法官范米多,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审判第二庭法官助理杜文婷出席会议。

  

微信图片_20220803094123.jpg


  老字号一般是指历史悠久、传承独特产品、技艺或服务、理念,取得社会广泛认同的品牌,它浸润着深厚的历史底蕴,承载着优秀的传统文化,展示出丰富的经济文化价值。《知识产权强国建设纲要(2021-2035年)》提出了发展传承好传统品牌和老字号的要求。北京市第十三次党代会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对北京一系列重要讲话精神,在报告中亦强调要加强老字号传承创新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随着老字号发展活力的不断增强,涉老字号纠纷案件不断增多,为助力老字号加强品牌建设,充分发挥老字号在建设自主品牌、坚定文化自信、优化营商环境的积极作用,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于2022年8月2日专题召开新闻发布会,向大家介绍了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涉老字号案件审理的相关情况,并通过对建院以来的涉老字号知识产权纠纷进行类型化梳理,归纳了老字号保护中存在的法律风险,并就加强保护提出建议。

  一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涉老字号案件审理相关情况

  自建院起截至2022年5月31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共审结涉老字号案件490件,其中行政案件393件,民事案件97件。经过梳理总结,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审理的涉老字号案件呈现三大特点:

  第一,权利内容丰富。老字号的权利基础以字号为核心,辐射商标、商品名称、包装、装潢等多项领域。如“河套”面粉系列商标、“永安堂”药铺商号、“永丰牌北京二锅头”白酒包装等,均曾作为老字号的权利依据,通过诉讼途径寻求司法保护。

  第二,案件类型集中。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审理的涉老字号案件集中于商标授权确权行政案件、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争民事案件。其中商标授权确权行政案件占比达到80.2%,此类案件涉及的争议焦点亦较为复杂,法律条款较多,如涉“五粮液”商标权无效宣告请求行政纠纷一案涉及类似商品或近似商标的认定,是否具有欺骗性、存在不良影响,以及是否涉及以不正当手段注册商标和违反诚实信用原则等多项法律条款的判断。

  第三,行业地域广泛。老字号相关案件涉及的行业以及地域范围广泛,但以食品、餐饮、文化艺术和医药行业居多。如“牛栏山”白酒、“绿杨春”茶叶、“三多轩”文房四宝、“同济堂”医药等。其中338件案件涉及商务部认定的中华老字号,155件案件涉及地方老字号,地域遍及全国。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在上述涉老字号案件的审理过程中,以商标法、反不正当竞争法等法律为依据,在具体案件中针对老字号企业容易面临的风险作出回应,通过提炼、总结并完善涉老字号案件裁判规则,全面保护老字号及其传承者实体权利和程序权利。突出体现在如下几个方面:首先,注重厘清老字号的历史沿革和传承关系,合理划清老字号品牌界限,在充分保护老字号的既定市场格局下,要求各方规范使用各自的商业标识,维护公平有序的市场竞争秩序。其次,准确把握证明标准,对目前仍在使用以及仍持续存在历史商誉和商业价值的老字号在合理范围内予以保护,引导老字号企业树立品牌保护意识,持续规范的经营,传承老字号品牌和工艺。再次,依法加大对攀附摹仿使用老字号、恶意抢注行为的打击力度,合理合法地确定损害赔偿的计算方式和体现老字号品牌价值的赔偿数额,提高侵犯老字号权益的违法成本。数据显示,在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审结的393件涉老字号行政案件中,老字号权利人胜诉率高达64.1%,民事案件中最高判赔金额达3000万元,不断完善“严保护”工作格局,更好地维护了老字号的品牌商誉和经济文化价值。

  二

  老字号品牌经营中存在的法律风险及涉诉原因

  从一定程度上,老字号经营主体曾经是中华品牌的开拓者和引领者,但是北京知识产权法院通过对涉老字号案件的梳理发现,部分老字号企业在经营过程中呈现出创新不足、经营中断等问题,在品牌拓展过程中面临着来自内部、外部等多重知识产权涉诉风险。

  一是权利界限不清,因老字号权属不明引发纠纷。此类纠纷中,一部分是老字号在复杂的历史变迁过程中,因公私合营、权利流转等因素导致权利主体变更,创始人与所有权人分离,或产权边界不清晰,出现不同的商业主体共同使用相同或近似的字号并各自注册有商标的情形,进而引发创始人与所有权人,或不同经营者之间为争夺老字号品牌产生权属纠纷。另一部分是老字号拥有的独特产品、精湛技艺和服务理念在传承过程中,因权利流转不规范,引发传承人之间或传承人与使用该老字号的他人之间因权属争议引发纠纷。

  二是经营不善或中断,导致老字号品牌价值面临灭失风险。因主体变更、权利意识淡薄、经营困难等因素,部分老字号品牌未及时申请注册商标,甚至在权利流转过程出现长达多年不使用的情形,使老字号品牌面临可能进入公有领域的风险。部分老字号即使申请了商标,也存在因“连续三年不使用”面临商标被撤销的风险。

  三是老字号商品标识、企业标识、商业活动标识等屡遭他人攀附摹仿使用或恶意抢注。此类情形占比达涉老字号案件的近五成,主要表现为擅自使用与老字号相同或近似的标识,如商品名称、包装、装潢等,或者将其抢注为企业名称、商标或域名,或者针对同一老字号在不相同或不相类似商品或服务上申请注册商标。引发此类风险的原因,一方面是由于老字号品牌缺乏对知识产权保护的战略规划,没有及时建立品牌防御和保护体系,另一方面是由于一部分市场经营主体缺乏诚实守信、公平竞争的规则意识,受商业利益驱使,意图攀附老字号的知名度,故意引发消费者的混淆,攫取不正当利益。

  三

  关于加强老字号品牌保护的建议

  当前,老字号品牌法律风险的产生既因老字号的历史变革转制、自身权属存证不完整或不清晰、权利布局不科学、监控机制不健全、维权措施不完善,也与其他经营主体“傍名牌”“搭便车”等不正当竞争行为相关。发展振兴老字号,提升民族软实力,既需要老字号企业秉持匠心、臻于至善,强化自主保护和内生动力,提升核心竞争力,也需要社会各界提高认识,增强公平竞争理念,主动维护民族品牌,协力营造良好的营商环境,共同推动民族风格、传统韵味、时代特色和群众需求有机融合,从而更好地促进老字号长足发展,持续传承中国文化和中国精神。为此提出如下建议:

  一是健全自身产权体系,提高主动维权能力。老字号企业应通过及时注册商标、域名,申请专利、加强商业秘密保护等方式,对其独有商业标识、产品配方、工艺、服务等进行知识产权体系布局,尽早建立保护预防机制,变知识产权保护被动为主动。应秉持尊重历史、尊重市场现状的原则,合理划分各类权利主体之间的权属关系和权利边界,强化权证意识,妥善保存历史存证,对权利许可和转让进行明确的约定和合理限制,以更好的维护和延续老字号品牌价值为目标,避免产生和有效解决老字号权属纷争。

  二是强化诚实守信竞争规则,促进民族品牌繁荣发展。老字号企业应守正创新,以创新发展激发新的增长动力,应对新消费需求研发新产品、推出新服务,增加老字号品牌活力,拓展老字号的市场空间,擦亮老字号金字招牌,促进老字号经济效益与文化效益的双赢发展、持续繁荣。各类市场主体应秉持公平诚信原则开展经营活动、以创新推动发展,提升自身竞争力;要树立和强化社会主义法治理念,尊重自主及他人知识产权,不得以谋取不正当利益为目的,侵害老字号等经营者的合法权益,扰乱市场秩序,损害社会利益。

  三是加大产权保护力度,合力遏制侵权行为。老字号企业可依托互联网,通过源头追溯、实时监测、市场大数据等识别手段,全面开展境内外知识产权纠纷的维权工作,同时注意依法维权,避免超越权利边界,背离保护原则。司法机关将进一步加强与行政执法的协调与衔接,加大诉源治理的力度,汇聚合力从源头上严厉打击侵犯老字号知识产权的各类违法违规行为,从根本上肃清各类市场不正当竞争行为,共同发挥好防线保护职能作用。

  

微信图片_20220803094130.jpg


  范米多法官发布了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涉老字号典型案例。

  案例一

  “雷允上”商标行政案

  基本信息

  案号:(2019)京73行初1680号

  原告:某药业集团公司

  被告:国家知识产权局

  第三人:某药业西区公司

  案由:商标权无效宣告请求行政纠纷

  案情

  诉争商标“雷允上”由某药业集团公司于2013年1月4日申请注册,核定使用在第35类“药品零售或批发服务”等服务上。某药业西区公司以诉争商标的申请注册违反商标法第三十二条“不得以不正当手段抢先注册他人已经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的情形为由提起无效宣告请求。国家知识产权局认为某药业西区公司提交的证据可证明其在诉争商标申请注册之前在“中药零售”服务上使用“雷允上”标识并具有一定知名度,诉争商标系恶意抢注,对其予以无效宣告。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经审理认为,某药业集团公司、某药业西区公司均源于有近三百年历史的老字号“雷允上诵芬堂”,二者均曾被认定为“中华老字号”。在诉争商标申请日之前,各自独立发展、长期并存,虽经营方向各有侧重,但均将“雷允上”作为核心标识长期从事药品销售,故现有市场格局的形成属于正常生产经营导致的善意共存。我国商标法采用“先申请原则”, 某药业集团公司申请注册诉争商标,既有传承“雷允上”老字号的历史渊源,也有长期在药品零售服务上使用“雷允上”的事实,其申请注册诉争商标并无抢占他人商誉的主观意图,不属于商标法第三十二条所指“以不正当手段抢先注册他人已经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之情形。故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判决撤销被诉裁定,并责令国家知识产权局重新作出裁定。

  案例二

  “蔡某纬 蔡林记创始人及图”商标行政案

  基本信息

  案号:(2019)京73行初9849号

  原告:湖北某服务公司

  被告:国家知识产权局

  第三人:武汉某商贸公司

  案由:商标权无效宣告请求行政纠纷

  案情

  “蔡林记”是武汉当地一家以热干面为经营特色的老字号面馆,创立时的店名为“武汉市蔡林记热干面馆”,蔡某纬先生一直在这从业到退休。后“武汉市蔡林记热干面馆”改制为武汉某商贸公司,“蔡林记”商标也一并过户给武汉某商贸公司。蔡某纬之子蔡某文先生参股设立的湖北某服务公司于2015年1月26日申请注册诉争商标“蔡某纬 蔡林记创始人及图”。武汉某商贸公司对诉争商标提出无效宣告请求,国家知识产权局经审理认为,诉争商标与武汉某商贸公司的系列引证商标“蔡林记”构成商标法第三十条、第三十一条所指在同一种或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对诉争商标宣告无效。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审理认为,诉争商标的主要识读部分完整包含了系列引证商标“蔡林记”,其“蔡林记创始人”的表述,容易被理解为蔡林记最初创办者。在案证据显示“蔡林记”系列商标经武汉某商贸公司持续使用、宣传,在热干面商品及餐饮服务上具有较高的知名度,与其已经形成较为固定的联系。蔡某文虽作为蔡某纬之子,其使用诉争商标仍极易使相关公众认为诉争商标所标识的商品来源于武汉某商贸公司或者其提供者与武汉某商贸公司存在特定联系,从而产生混淆误认。故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维持被诉裁定,诉争商标予以无效宣告。

  案例三

  “西四包子铺”不正当竞争案

  基本信息

  案号:(2020)京73民终3501号

  原告(被上诉人):华天某公司

  被告(上诉人):北京某公司

  案由:不正当竞争纠纷

  案情

  华天某公司请求判令北京某公司停止使用“西四包子铺”店铺名称并赔偿损失,一审法院判决北京某公司停止使用“西四包子铺”的不正当竞争行为,赔偿经济损失及合理支出10 000元。北京某公司上诉称“西四包子铺”老字号在长达近20年的时间里没有经营已退出市场,北京某公司使用“西四包子铺”字号不具有主观恶意,不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审理认为,通过“西四包子铺”品牌的历史沿革可以认定华天某公司有权主张“西四包子铺”老字号权益。综合在案新京报、北京青年报等媒体报道证据可以判定“西四包子铺”所形成的品牌商誉持续存在,北京某公司在店铺招牌标注“记忆里的北京味”等行为,主观上存在攀附商誉、混淆市场的故意,从而认定其行为构成不正当竞争,维护了华天某公司对“西四包子铺”品牌享有的权益。

  案例四

  “王麻子 1651”商标行政案

  基本信息

  案号:(2021)京73行初13784号

  原告:义乌某家居公司

  被告:国家知识产权局

  第三人:北京某工贸公司

  案由:商标权无效宣告请求行政纠纷

  案情

  诉争商标“王麻子 1651”商标由义乌某家居公司申请注册,核定使用在第16类包装纸、切纸刀(办公用品)等商品上。北京某工贸公司主张诉争商标与其在先注册的“王麻子”系列引证商标构成使用在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侵犯了其在先商号权、构成不正当手段取得注册的情形,向国家知识产权局提出无效宣告请求。国家知识产权局经审理,裁定诉争商标予以无效。义乌某家居公司不服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诉讼,其主张诉争商标申请注册未违反前述条款规定,应维持有效。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审理认为,诉争商标“王麻子 1651”完整包含了系列引证商标文字,且其核定使用的商品与引证商标核定使用的剪刀、菜刀等商品均属于裁剪、切割纸等商品的常用器具,构成类似商品,因此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构成使用在同一种或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在诉争商标申请日之前,北京某工贸公司的“王麻子”商号已经在工业剪、菜刀、工业刀等商品上具有较高知名度,诉争商标的注册容易导致相关公众对商品来源产生混淆,致使北京某工贸公司的在先商号权受到损害。诉争商标的原注册人申请注册了包括“王二麻子”“王麻子”等100余件商标,义乌某家居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曾长期担任北京某工贸公司分公司的负责人,对于其“王麻子”商标相关情况必然知晓,仍然受让诉争商标,主观意图难言善意,有损于正常的商标注册管理秩序和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因此,诉争商标的注册违反了商标法第三十条、第三十二条、第四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应予以无效宣告。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判决维持被诉裁定。

  案例五

  “一得阁”侵害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案

  基本信息

  案号:(2020)京73民终635号

  原告(被上诉人):北京某墨业公司

  被告(上诉人):北京某文化公司、一某某公司、北京某书画院

  被告:孟某某

  案由:侵害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

  案情

  北京某墨业公司前身为北京一得阁墨汁厂,注册商标“一得阁”被认定为“中华老字号”。北京某墨业公司发现北京某文化公司、一某某公司、北京某书画院使用“一得阁”作为企业字号,生产、销售“一得阁”笔墨纸砚产品,故诉至法院。一审法院判决北京某文化公司、一某某公司、北京某书画院变更其企业名称,不得含有“一得阁”字样,停止销售被诉侵权产品并赔偿损失及合理开支120万元。北京某文化公司、一某某公司、北京某书画院上诉称其使用“一得阁”字号经过北京某墨业公司许可,涉案行为不构成侵害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审理认为,北京某墨业公司于2016年2月29日退出北京某文化公司,按照股东协议相关约定,北京某文化公司应于当时停止使用“一得阁”字号,一某某公司、北京某书画院不因其与北京某文化公司之间的出资设立关系而获得 “一得阁”字号使用权。北京某墨业公司享有“一得阁”商标专用权,北京某文化公司提交的商标授权使用书加盖的公章经鉴定与北京某墨业公司同期使用的公章不一致,真实性存疑,不足以认定其行为经北京某墨业公司许可而具有合法性。北京某文化公司、一某某公司使用并销售带有“一得阁”商标的墨汁商品,侵害北京某墨业公司商标权。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维持了一审判决。

  来源:北京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研究会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细软"的作品,均为本站原创,侵权必究!转载请注明“来源:中细软”并标明本网网址www.gbicom.cn!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细软)”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相关作品刊发之日起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400-700-0065在摘编网上稿件时,由于网络的特殊性无法及时确认稿件作者并与作者取得联系。为了保护著作权人的合法权益,及时准确地向权利人支付作品使用费,请作品著作权人及时与本网站联系,以便支付稿酬。

提交成功

您的信息我们已收到,我们会尽快上传!!

如有问题可直接拨打客服热线400-700-0065联系我们。

确认

我的收藏
立即咨询
400-700-0065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
提交成功

已经收到您的询价留言,正在为您派遣商标顾问,

请耐心等待,或直接拨打客服热线400-700-0065联系我们。

确认

发布求购信息

*

电话号码错误,请重新输入

信息保护中,请放心填写

提交
提交成功

已经收到您的留言,正在为您派遣商标顾问,

请耐心等待,或直接拨打客服热线400-700-0065联系我们。

确认
会员登录
发送验证码 (60s)后获取
登录

登录即表示您已同意《中细软服务协议》

遇到问题: 联系在线客服

提交成功

感谢您的支持与建议,我们会持续优化网站,为您提供更好的服务

确认
收藏成功

登录成功

您的咨询我们已收到,稍后会有专业顾问与您联系。

提交成功

您的咨询我们已收到,稍后会有专业顾问与您联系。